母语

作者: 商震

在布拉格,耳边听到的是德语、法语、捷克语,偶尔也会听到英语,很难听到汉语。找不到说汉语的人,我便像一个孤儿。

看到一家餐厅,用汉语写着“中华饭店”,我走进去。老板和服务员都是欧洲人,都不会说汉语。老板看我像中国人,就冲后厨喊了一嗓子。

一个穿着工装的厨师和我说起汉语来,他是中国台湾人。他说:“我不会烧东北菜。”我说:“只要是中国菜,你烧啥我都爱吃。”

他狡黠地看了一眼老板,说:“你要是不饿,咱两再说一会儿汉语吧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